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

想念姥姥家
发布者: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7-4-11 点击率:3713次

      姥姥家是清徐徐沟镇上的一处殷实人家。

     青灰色拱形的砖瓦大门,朴素的门楣下,镶嵌着两扇厚重的大木门。门的右侧有一块硕大光整的护石,姥爷年迈时,常常坐在上面,戴着黑色的瓜皮帽,鼻梁上架着一副护目镜,深色的镜框,惹人注意,手里攥着一根青色竹杖,一坐就是大半天。

     大门右侧,是一排猪舍,有两个窝。一头黑色的、体态笨拙臃肿的老母猪横卧在照壁下方,懒洋洋地晒着太阳,全然不管一边“吱吱……”叫嚷着、一边簇拥着争食的小猪,任由它们自由自在地吮吸……

      正院的屋檐下,放着一口腌菜用的黑色大瓮,我非常爱吃姥姥的咸菜。屋顶上有一个方形鸽子笼,里面住着三五只鸽子。白天,鸽子们总是“咕噜咕噜”地叫着,不知疲倦地房上房下地飞……邻里有个叫“胜利”的老男孩,时常来逗鸽子,由于他长得过于憨实,说话滑稽,还动不动“吓唬”小孩儿,镇上的人都嘲笑他,叫他“霉胜利”。可姥姥家的人从不讨厌他,甚至很欢迎他来串门。他不吓唬我,我也从不嘲笑他,反倒认为他是一个下凡的“天使”……

      姥姥家的后花园,也可称果园,更是我童年的乐园。暑假的时候,我经常跑到后花园玩儿。园子中间有一架纵横交织的葡萄藤,像一个绿色的大帐篷。那密实而葱葱的掌形叶子下,一嘟噜一嘟噜的葡萄,很是喜人,这时的葡萄还都是青绿色的,晶莹剔透,好似翡翠。偷偷吃上一粒,好酸呀!

       葡萄架旁边,是一棵高大的桑树,树枝漫过了屋顶。七月末的桑葚果已经变成了紫红色,甜甜的、酸酸的,真是百吃不厌!“偷吃”桑葚果可瞒不过人,满手满嘴的紫颜色,令你不打自招,姥姥总是嗔怪我们。她是怕我们爬屋顶不小心摔下来……

       再看那两棵粗壮的椿树,一棵是香椿树,阳春三月,香椿芽在我们家乡可是餐桌上特有的美味儿。即使没在姥姥家,姥爷也总是让母亲带回来一些给我们吃。另一棵则是臭椿树,凤尾般的枝叶,缝隙里露出星星点点浅黄色的小花,透着一份朴素与淡雅。

      夏日的午后,在树根下,可以捡到一种儿时称为“佯装装”的小甲虫,浑身黑色有白斑,甲壳里面藏有翅膀,但不怎么能飞。最可爱的是它长着一条像小象一样的长鼻子!只要感觉到有人逗弄,马上将六条细腿连同那条可爱的长鼻子缩成一团,藏起来“装死”,呆萌得很!至今我不知道它的生物名究竟叫什么……

      姥爷,姥姥相继去世多年了,我怀念他们!怀念童年那些美好的时光!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回去看一看,摸一摸,听一听……